化圓爲方與亞特蘭蒂斯風格

時間2017-11-22 熱度 作者蝶動探秘

打印 放大 縮小

所有由風水師或占蔔師規劃的具有象征意義的城市都有一個必不可少的特征:方化圓。在宇宙圖示中這一圖形的代表是一個半徑爲5040的圓和邊長爲7920的正方形,它們的周長都是31680。在亞特蘭蒂斯的平面圖中這個方化圓並不明顯,只有把城市放到整個平原中來看才能發現它。它和宇宙圖示中的方化圓大體上一樣但也存在細微的偏差,這是亞特蘭蒂斯裏一切事物共有的風格。

和有規律的內城一樣,亞特蘭蒂斯城坐落的平原也被早期的亞特蘭蒂斯人賦予了規則的幾何形式。他們繞著它挖了一條寬1斯塔迪昂的巨型壕溝,壕溝形成了一個矩形的水渠,東西向長3000斯塔迪昂,南北向長2000斯塔迪昂。他們還從北邊開始挖了許多寬100英尺的水渠,水渠之間的間距爲100斯塔迪昂,這些水渠垂直向下延伸至平原的南方邊界。在東西向上他們也挖了同樣的水渠,最後形成了20X30共600塊方形島區。柏拉圖說,這些方形島區每個又可以分爲100份,每份100平方斯塔迪昂,分配給亞特蘭蒂斯的60 00戶自由居民。這些居民都有各自的家庭和來自周圍山脈的衆多家臣。

這裏有一個幾何學的問題:怎樣才能將一個方形島劃分成100等份(假設每個居民都要求靠近水源)? 很明顯布局者在這裏犯了一個大錯:他們忽略了水集占據的面積,也沒有考慮到城市占據的面積。規範和現實可能性之間的這一差距困住了亞特蘭蒂斯的土地測量者,也導致了無窮無盡的邊界糾紛一鄰居間最常見的爭端。

這幅亞特蘭蒂斯的鳥瞰圖換個角度看起來像是某個跨國公司位于海邊的總部,從某種程度上說亞特蘭蒂斯也的確如此。它曾是一個遼闊帝國的首府,最終卻不幸沉沒了。這幅圖是根據柏拉圖的描述畫的底層平面圖。圖中綠色20X30的矩形由水渠和圍繞在其邊界周圍的運河形成。運河的南邊和海平面平行,它的兩端在亞特蘭蒂斯城(靠近海岸線中心的白色的小圓) 交彙。平原之外是山脈,其中人口分布均衡而且擁有各種動植物和礦物質。

亞特蘭蒂斯鳥瞰圖,即上圖展示了城市和平原的相對位置。按照柏拉圖的說法,亞特蘭蒂斯坐落在“平原的中線附近而且距離海岸線50斯塔迪昂”。也就是說,城市位于平原南邊海岸線的中點附近,而且在通向大海的50斯塔迪昂長水渠的一端。它不可能建在平原的中線上,因爲這樣會擋住一條南北走向的水渠(將平原南邊邊界線三十等分的29條水渠中的一條,包括兩邊較寬的水渠南北方向上的水渠一共31條),因此它只能被放在中點旁邊的一個正方形島嶼上並與之交叉。這個島嶼一一即四邊由水渠圍成的正方形一一就是亞特蘭蒂斯方化圓中缺少的那個方。這個正方形的邊長是100斯塔迪昂,所以它四邊的周長爲400斯塔迪昂。圍著整個亞特蘭蒂斯城的圓形城牆直徑等于100斯塔迪昂加上環形內城的直徑27斯塔迪昂,即127斯塔迪昂,所以城牆的周長(127x號)並不是剛好等于400而是09號斯塔迪昂,這是亞特蘭蒂斯人犯的又一個“相近錯誤”。柏拉圖極其巧妙和機智地表達了他的觀點一亞特蘭蒂斯基礎模式上的缺陷導致了那裏的一切都存在不足。

造就了亞特蘭蒂斯也導致了這些缺陷的根源是波塞冬和他凡人妻子的婚姻。作爲凡人,他的妻子無論如何都會死去,亞特蘭蒂斯之所以會覆滅,如柏拉圖所說,是因爲“凡人的因素占了上風”。不過,亞特蘭蒂斯的基礎設計非常接近他想要模仿的理想模式,即柏拉圖的古雅典所依據的宇宙或者《聖城》圖示。下頁中通過比較分析了亞特蘭蒂斯和理想城兩種方化圓,其中的對比純粹是數字和比例上的,沒有涉及比例尺。亞特蘭蒂斯是以英尺和斯塔迪昂爲單位測量的,而聖城是英尺和英裏,不過單位也只是爲了得到想要的數字而設定的。

柏拉圖肯定在他的亞特蘭蒂斯構想上花費了不少心血,因爲它既接近理想模式,有研究價值,同時又充滿錯誤和誤差(可以告誡後人)。毫無疑問,他的這一構想得益于蘇格拉底,因爲蘇格拉底經常帶領他的學生們穿過錯誤觀念的世界抵達他稱之爲“神智”的醒悟狀態。這種學習傳統的發明者並不是柏拉圖或者蘇格拉底,也不是他們之前的波塞冬。很明顯,他們以及同時代的其他人只是根據埃及祭司盡最大可能保存下來的古代科學遺迹重構了這種傳統。如今它已經遺失了一一而且遺失得相當徹底以致它的存在都不再被認可了。盡管如此,它依然可以被重新喚起。如蘇格拉底所說,因爲它紮根于人類本性之中而且肯定不會從數字、幾何學和宇宙學中消失,所以只要有需要,任何人在任何時候都可以讓它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