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汪诘“科普書紅黑榜”一文所引發的質疑

時間2017-12-25 熱度 作者蝶動探秘

打印 放大 縮小

宇宙之浩淼,人類或許永遠無法想象其道理,越是深入的研究科學,越會發現未知的更多。回過頭來看一看、自己在麥田怪圈領域已經堅持了八年之久,作爲一個從小愛問爲什麽,愛對自己不解事物探個究竟的理工男,對于麥田圈這個在大衆看大部分人認爲是人爲的現象,我竟然堅持研究了八年!

需要說明一點的是:作爲一個心智健全的人(雖然有點自貶的意爲,但我還是得這樣說,因爲很多人會先入爲主給人或事定性)研究麥田圈並不是我的一個人的“自嗨”,我是有主見、有證據的合理分析與推測麥田圈的現象,這些論據可以參考我的另一篇文章《非人爲麥田怪圈的幾大辨識特征》。當然、這篇文章的重點並不是討論麥田圈現象,而是我在看到一篇科普作家——王诘老師寫的一篇公文《“科普書紅黑榜” 志願者招募通知》(可以點擊查看)時有感而發!當然、這個感受更多的是質疑。

對于汪诘,是從他的一本名爲《時間的形狀》一書中了解到他的,買這本書這源自于在看了貼吧有人發他的文章後感覺講的挺有意思,于是就買了一本看看,作爲一本科普書,文中對于相對論和其他天文、物理知識雖然都只是皮毛,但文筆诙諧幽默,再加上汪诘有一定寫作技巧,又懂得設置懸念,自然、文章上下環環相扣讓人讀了後欲罷不能、遂進一步關注了他的公衆號,偶然一天,發現了一篇公文《“科普書紅黑榜” 志願者招募通知》。

當時看到這個標題感覺挺奇怪,科普書還要分個“紅黑”?細讀了下文章又覺得汪诘的邏輯實在是領人費解,以下文章引自汪诘的“科學有故事"公衆號:

應三聯周刊的邀請,我 12 月 23 日下午三點在上海的建設書局浦江店要給 100 多位孩子的父母做一場講座,題目是《如何選擇科普童書?》。爲了在講座中舉例對培養孩子科學精神有害的童書,我打開當當網,以“UFO”和“未解之謎”兩個關鍵詞搜索了一下,結果讓我震驚了,幾十頁的搜索結果幾乎找不到一本具備科學精神的童書,典型的書是這樣的:


 

我實在不敢相信,這就是占據我們的孩子視野中的“科普書”,以上圖片僅僅只展示了冰山一角,大家可以自己到網上書店搜索一下,如果你是科學聲音的資深聽衆,你一定會被震撼到的。我承認我小時候也是在這種“未解之謎”的環境中長大的,那時候找到一本這樣的書都會覺得如獲至寶。有些人可能會認爲我大驚小怪,會說“你現在不是已經改觀了嗎?”。但是,我不認同這樣的觀點,科學精神是要從小培養的,長大了能改變的都是幸運兒,十成裏面不知道能不能超過二成。

我心裏很明白,就靠我一個人的力量,哪怕再用力的疾呼,就好像一個人試圖伸開雙臂擋住海嘯一樣,完全是徒勞。

但我還是決定要做點事情,這是一種使命感的驅使,我身不由己,不做點事情我良心不安。所以,我計劃發起

【科普書紅黑榜項目】

建立一個公益網站、微信公號、小程序

名爲:科普書紅黑榜

對在中國大陸出版的中文科普類書籍分成紅、黑二類

紅:對培養科學精神無害

黑:對培養科學精神有害

可以讓讀者很方便地隨時查詢

【特別說明】

所有志願者都沒有任何報酬

這個項目永遠不會與商業沾邊

除了精神獎勵,我們什麽也給不了你

我們會努力保護每一位鑒定員的隱私

你需要有具備一定的“噴子”免疫力

我認爲,其前提、搜索的就是ufo,未解之謎,後文又說“我實在不敢相信,這就是占據我們的孩子視野中的“科普書””不覺得矛盾嗎?誰說這是科普書了?退一步,汪诘讀過這些書嗎?僅以書名來斷言書的性質,現在還主動搞個紅黑榜,是要拉大衆站隊,排擠打壓這類書嗎?誰是才是科學的既得利益者呢?cctv前段時間報道五角大樓的ufo計劃,有視頻和美軍方人員的介紹,那他是不是還要抵制CCTV呢?

雖說文末注明了這是一個”公益“的網站,永遠不會與商業沾邊;但是、同樣作爲科普書作家的汪诘,又該如何向大衆解釋他抵制了與他同類的競爭書籍而間接獲利的質疑呢?他所謂的科學精神就是真的科學精神嗎?科學精神就一定是要循規蹈矩的學習既有知識,而對孩子對于那些客觀存在但科學目前無法解釋的神秘現象予以封殺嗎?

誠然、中國有句老話叫“少數服從多數”,在這一點上、汪诘無疑是成功的占據了社會輿論的制高點,再輔以一定的詭辯技巧,說出的話永遠是“正確的”。就好像在原始的古代,對于一個存在更多人數的利益共同體來說,他們是更加強大的,其他人數少的利益共同體自然處于劣勢。但是多數人的認知就一定是正確的嗎?我曾經向汪诘給出了關于麥田怪圈現象是非人爲的詳細的證據;但最後卻以汪诘不再回複而石沉大海。

“科普”的道路還很長。

相關閱讀